打開導航
 

【致敬40年 改革開放再出發】于瑞紅:用40年感受那股伴我前行的力量

核心提示: 2019年1月3日,元旦小長假剛剛過去。在庫爾勒開發區凱瑞可公司的會議室里坐著20多位參會代表,每個參會的代表手里都拿著一瓶酸奶的樣品。會議的核心議題是給這款用樹莓果漿調制的酸奶起一個可以在市場里叫得響的名字。

經過十余年的努力,于瑞紅的瑞源乳業已經成為南疆乳產品精加工的龍頭企業

新疆網訊(記者李衛疆)2019年1月3日,元旦小長假剛剛過去。在庫爾勒開發區凱瑞可公司的會議室里坐著20多位參會代表,每個參會的代表手里都拿著一瓶酸奶的樣品。會議的核心議題是給這款用樹莓果漿調制的酸奶起一個可以在市場里叫得響的名字。

參會的代表包括了新疆瑞源乳業有限公司董事長于瑞紅,也包括了老中青三代公司員工。有一位年輕的市場部代表提議說:“樹莓果漿的甜蜜、酸奶的酸爽,再加上樹莓籽微微的苦澀,感覺就像初戀的滋味,不如這款酸奶就叫‘初戀’吧。”

這個提議立刻引起了參會代表的熱烈言論。

“我們每次做新品上市前的推進會時,都是這樣的,在座的有一大半都是來自于各部門最基層的員工,而且有年齡跨度,每次大家都帶著一線最感性的認知來參會,在‘頭腦風暴’的同時,還像是在做一個小型的市場調查。”于瑞紅說,這種碰頭會已經延續了30年,她希望讓更多的人感受到那些伴隨了她40年的力量。

“1979年春,18歲的我第一次接觸到商業”

“那一年我18歲,正準備參加高考,父親卻得了重病,我只能放棄了高考的機會,呆在父親身邊,參加工作。那一年的春天,堅冰似乎融化得格外早,一股小小的暖流如同丟進靜靜水面上的石子,激起一陣微瀾,我第一次聽到了‘商品貿易’這個概念,但那時,我不知道那代表著什么。”于瑞紅說,她只是知道,團場里種植的瓜果和一些經濟作物可以在一些市集里合法地買賣了,雖然大部分作物仍然需要在合作社交易。

1979年7月15日,中央正式批準廣東、福建兩省在對外經濟活動中實行特殊政策、靈活措施,邁開了改革開放的歷史性腳步。而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也開始了農產品市場小額貿易的試點。

那一年的年末,于瑞紅在當時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二師參加了工作,主要參與一些經濟作物的種植和小額貿易。那時候,她并不知道自己會迎接隨之而來的翻天覆地的變遷。她想自己的人生或許就要像父輩那樣平淡而從容地走向終點了。

“早點結婚,早點成立家庭,早點走進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是我的一個‘短期小目標’,即使能在團廠里接觸到那些小額的交易,對我來說也并沒有發生質的改變。但是,婚姻卻把我送到了另一個陌生的起點上。”于瑞紅說。

1984年,23歲的于瑞紅結婚了,之后,她和愛人一同調進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物資局,隨后,又被借調至民政局康樂商場。

1984年10月,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比較系統地提出和闡明了經濟體制改革中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確認中國社會主義經濟是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這是全面進行經濟體制改革的綱領性文獻。自這一年起,舊有的計劃經濟體制發生了重大變遷,而最為我們所熟悉的是各種“憑券供應”的商品均逐步放開銷售,各種供應票券先后開始作廢,“百貨商場”成了最受人們歡迎的去處。

“似乎是一夜之間,我不但變成了‘城里人’我的家從團場搬進了庫爾勒市,而且我接觸到了另一個層面的商業,不再是簡單的農產品交易,而是出售琳瑯滿目的精加工商品,我的眼界一下被打開了。”于瑞紅回憶說,那時候,商場里各種憑“券”購買的東西突然放開銷售了,各種供應券一夜之間都變成了廢紙,商場里每天都擠滿了人,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興奮和喜悅。第一次感受了真正意義上的商業給城市帶來的繁榮與活力,這也讓她的每一天都感覺到新鮮。

幾年之后,1990年,塔里木的石油開發又給庫爾勒這座天山以南的“第一城”注入了新的發展動力。

當時,為了能提供更多的城市休閑服務業態,物資局準備開設一家“油城歌舞廳”。

“很多人不敢去承包這家歌舞廳,他們更喜歡機關的那種四平八穩的工作狀態,但我那時候已經有了比較多的商業經驗,雖然還很年輕,但膽子卻大起來了,所以我主動走出了機關辦公室,去當歌舞廳的經理。在這個職位上,我干了一年多的時間。”于瑞紅說,她發現,餐飲娛樂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展起來,有著巨大的市場潛力。

那段時間,由于工作出色,于瑞紅被調回物資局機關工會,從事職業教育和計劃生育工作。于瑞紅說,第一次“試水”去管理一個歌舞廳,讓她知道自己還有無限的可能性,她不想再回到辦公室里去過那種朝九晚五的生活。

1992年,她在電話新聞中看到了一段著名的講話——鄧小平南方講話,她終于做了一個影響了她一生的決定。

“我聽了這段講話,內心激起巨大的波瀾,我知道,商業企業會迎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春天,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在絕大多數人還不熟悉商業企業的經營模式的時候,我已經有了不少經驗,同時,在管理歌舞廳時,我也積累出了不錯的商業人脈,我想,我必須主動去‘制造’一次人生的巨變。”于瑞紅說。

1992年,于瑞紅辦理了停薪留職,并以股份制的形式募集了幾十萬元的資金,進軍餐館業。27年后的今天,于瑞紅的“聚福樓酒店”已經成為庫爾勒市乃至巴州最知名的“老店”之一。

 

于瑞紅參與扶貧幫困活動

“2000年春,我開始插上騰飛的翅膀”

靠著經營餐飲業的的8年積累,于瑞紅已經有了比較充裕的資金,她一直在思考著,是繼續守住已形成產業優勢的餐飲業,還是謀求其他更多的發展途徑。

“1999年,發生了兩件事,給我帶來了極大的觸動,我想,我又一次從中得到了前行的力量。很多人問我,一個年近四十的女人還能開出什么樣的新天地,我總是說,我不確定自己能走多遠,但只要我還能感受到這股力量,就不會停下腳步。”

于瑞紅所說的“兩件大事”,其一是九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明確了非公有制經濟是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二是我國提出了西部大開發戰略。這兩件事讓于瑞紅堅定了謀求更大發展的信心。

“西部大開發,會給地方特色經濟帶來新的發展契機,我想地方特色經濟,就巴州而言,仍然在農牧業,我可能又要回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前期的‘老本行’了。”于瑞紅說,2000年,歐盟為新疆提供了一個牛奶生產線的援助項目,她決定接下這條生產線。

“當時,巴州依托著巴音布魯克大草原,有著發展畜牧業的資源優勢,但在南疆,還有沒一個叫得響的牛奶品牌,而當時,在全疆范圍內,雖然大家都知道新疆是一個有著優質奶源的地方,卻仍然未形成有影響力的牛奶品牌,所以我想,我必須把握住這個機會。”于瑞紅說,當年,她接下了這條先進的牛奶生產線,注冊了“瑞源乳業”這個品牌,她希望有更多的人記得,這是南疆乳業精加工品牌化的一個源頭。

2001年,當在南疆生產的第一袋高品質、長保質期的“利樂枕”牛奶下線,瑞緣乳業開啟了自己全新的里程。短短幾年的時間里,瑞源乳業不僅建成了一流的現代化乳品加工廠、專業奶牛養殖基地、完善的物流配送網絡和先進的冷鏈銷售體系,還在消費者心目中樹立了“瑞源奶”綠色、新鮮、安全、優質的產品形象。“媽媽的味道”這句宣傳詞很快被新疆人所熟悉。

其后,公司在奶源基地也成功引進了丹麥斯川格公司生產的擠奶設備,該設備能勝任保護奶牛的乳汁質量和增加乳汁營養成分,是世界最先進的擠奶設備。2004年,公司順利通過IS09000質量體系認證。在其后十多年的時間里,公司開發出了“鐵木真的干糧”奶疙瘩等一系列自主研發的產品。

2012年,瑞緣乳業在庫爾勒經濟技術開發區申請注冊子公司新疆凱瑞可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之后,就致力于發展乳業全智能系統。目前,企業已擁有年產9萬噸牛奶綜合加工農業循環經濟項目,并在庫爾勒經濟技術開發區建成集工業旅游、科普教育、休閑觀光于一體的大型現代化乳制品生產基地。此外,該基地也成為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國家主食加工示范企業,新疆產學研聯合開發示范基地,擁有一個自治區級的企業技術中心,工程實驗室一個。由于可實現生產和研發一體化,使得凱瑞可公司的技術實力也產生了質變。

“企業通過產學研聯合開發等科研形式,建立了從養殖→液態奶系列產品→奶酪產品→乳清酒→乳清醋飲并輔以產品研發的全產業鏈產業模式。目前擁有專利19項,其中發明專利10項(自治區發明專利一等獎1個)、實用新型專利2項、外觀設計專利7項、55個注冊商標、1個自治區級科技成果,3個自治州級科技成果,4個市級科技成果。核心技術覆蓋飼草種植、奶牛標準化養殖、奶酪生產、乳清綜合利用、乳清營養酒制備、乳清營養醋制備、堅果奶酪技術、特色酸奶加工技術等主要環節。”于瑞紅介紹說。

2018年,瑞緣乳業和凱瑞可公司已成為國內乳品行業獨具特色的產業鏈延伸最長,附加值最高的科技型、創新型企業之一。產品銷售區域擴展到北京、上海、山東、江蘇、四川等全國60%的區域。如今瑞源乳業的年產值已接近三億元。

而目前企業的核心文化“母親文化”已經成為巴州業內的一個比較知名的文化品牌,“母親文化”的主體內容“扶貧幫困”也成為企業的重點工作,目前企業已成功帶動了5000多戶當地奶牛養殖專業戶走向市場。

“黨和國家的各種政策給了我力量,我希望把這40年來一直伴隨我成長的力量傳遞給更多的人,所以未來瑞源乳業不僅會注重自身的發展,同時也會更加注重扶貧幫困,讓更多的人去了解黨和國家的各種政策,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上講話時說,信仰、信念、信心,任何時候都至關重要。小到一個人、一個集體,大到一個政黨、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只要有信仰、信念、信心,就會愈挫愈奮、愈戰愈勇。這句話,我將銘記終身。”于瑞紅說。

來源:新疆網

江苏11选5前三直选分布图